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E1934lys的博客

喜欢人生,热爱人生,珍惜人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悲愤与狂喜—读《离骚》·张炜(二)  

2017-05-30 04:06:45|  分类: 佳作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悲愤与狂喜—读《离骚》·张炜(一) - ljj_1951 - ljj_1951的博客
 张炜(中国作协副主席、山东省作协主席) 

  张炜,1956年生于山东龙口市,原籍山东栖霞。当代著名作家,现为中国作协副主席 、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,万松浦书院院长。

  张炜是一位充满理想主义和浪漫情怀的作家。他的文字深沉、细腻,立足于理想中的乡土与传统的道德立场,充满着人文关怀与哲思。其80年代前期所创作的长篇乡土小说《古船》是一部具有史诗品格的长篇力作,一经发表便轰动文坛,成为20世纪80年代文学创作潮流里长篇小说中的佼佼者之一。

   2011年,张炜凭借耗时20余年所创作的七百万余字大河小说《你在高原》荣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

   2016122日晚,在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投票选举中,张炜当选为中国作协副主席。

悲愤与狂喜—读《离骚》·张炜(一) - ljj_1951 - ljj_1951的博客
     《悲愤与狂喜—读《离骚》》是张炜2000年初发表的一篇两万多字的散文,原载于《长城》2000年第二期,后转载于《齐鲁晚报》2000年4月19日第19版《新作快餐厅》栏目,编者加有按语。
      今天早上整理收藏,无意中翻出了这17年前的藏品,思忖,明天就是端午节了,这张炜的《悲愤与狂喜—读《离骚》》就应景似的出现了,莫非天意?莫非上天有意让我将这几乎无人所知的散文经典之作公之于世?
      天意不可违,立即动手为报纸拍照,下载张炜的图片,下面就剩了将这一万来字敲人博客了。虽说辛苦了点儿,但,高兴。
悲愤与狂喜—读《离骚》·张炜(一) - ljj_1951 - ljj_1951的博客
编者按:《悲愤与狂喜—读离骚》是作家张炜近期创作的散文新作。在长达两万字的篇幅中,作者以寻访诗人之父屈原为主线,以精美的文学笔触,现实的深邃思索,让读者再一次欣赏到张炜独特而不凡的文学品质,并追随着他的叙说进行一次古老又现代的诗意洗礼。我们将该文的前半部分刊载于此,相信读者会喜欢——
悲愤与狂喜—读《离骚》·张炜(一) - ljj_1951 - ljj_1951的博客
             “相信读者会喜欢——”只不过是编者的期盼,读者到底喜不喜欢,有多少读者喜欢,全是未知的,但,至少有一个读者喜欢了,那便是我!从照片上朋友们还能看出我画的红线,那说明不仅我喜欢了,认真读了,而且我备了课,将它读(有时需边读边解释甚至边发挥)给我的学生们听了,还约略记得,还真有学生听得如醉如痴!
    闲话少叙,书归正传。敲字!
悲愤与狂喜—读《离骚》·张炜(一) - ljj_1951 - ljj_1951的博客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三)
悲愤与狂喜—读《离骚》·张炜(一) - ljj_1951 - ljj_1951的博客
    果然,他开始赞扬起很久以前的“三后”,颂扬他们的公正和完美。
    “三后”身边聚集的都是“申椒菌桂”式的人物。同样以花草作比,却显示了思维的缜密性:花椒既有香气又有辣味,类似的人物可想象其言辞峻烈,激动忘情;而蕙兰能够散发出一种柔和的醇香,也更可人。显然,诗人自认为兼有它们二者的特征。
    骂桀纣,寥寥数笔描绘出一个险恶的前途。诗人伸出的手指是可怕的,因而连自己也在颤抖。所以他赶紧辩解,说之所以这样,并非因为自己害怕招惹灾祸,而是担心国家的前途沦落沉没,一蹶不振。
悲愤与狂喜—读《离骚》·张炜(一) - ljj_1951 - ljj_1951的博客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四) 
悲愤与狂喜—读《离骚》·张炜(一) - ljj_1951 - ljj_1951的博客

    他谈到忠心,谈到听信谗言,谈到“九天为正,忍而不舍”。特别是谈到离别和先前的约定。这很像是一封诉怨的情书,不像臣对君,而像另一种关系。不能割舍的爱恋,不能忍耐,不能自控。对方撕毁了成约,有了别样打算。他为对方的性格感到痛苦和担心——这种情绪在现代类似的关系中是极为陌生的,也是荒唐和危险的。
    但我们冷静一想,又会觉得这种情绪绝不陌生。权力和力量会散发出一种美,会让人眩晕。力量是阳性的,而服从是阴性的。这种缠绵的美,其生发之源既来自客观现实,又来自一种自我设定。这种设定对他的命运而言非常重要。这就埋下了不幸的种子。从审美的意义上看,它如此绝妙,不可替代,所以也就有了一曲千古绝唱。
    在此我们可以来一点儿“逆向思维”:如果让权力和力量呈现一种阴性状态,而追随者表现为阳性呢?也就是说,如果让处于中心的那个人物伤心痛苦,而四周人物却一片自信和刚毅呢?那会是多么有趣。
悲愤与狂喜—读《离骚》·张炜(二) - ljj_1951 - ljj_1951的博客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五) 
 悲愤与狂喜—读《离骚》·张炜(一) - ljj_1951 - ljj_1951的博客
    诗人至少栽培了30亩春兰,种植了100亩秋蕙,而且还套种了芍药和一种极香的花草——马蹄香。这儿当然是一种比喻。可我们也还是要问:为什么总是这种比喻?植物,花草,兰,香味------诗人充满希望,柔情眷眷,心跳轻微而急促;他细细的呼吸,期盼的目光,仿佛都在眼前。他清楚自己这种行为意味着什么——对应这一切的,是众人的贪婪竞进,是不厌的乞求,是对别人的猜疑和对自己的宽恕,是勾心斗角和嫉恨,是奔走钻营争权夺利。
他呆在一片芳园中张望,目光只聚集在一个地方,那儿有一个心目中的“美人”——楚怀王。“美人”具有强大的磁性,那边一声轻轻召唤,这边会引起长久的震动。
    更强大的人物总是被许多人所包围,而包围者总是渺小、低矮、萎缩,脸上难免有着污垢——这既是真实的,也是想象的;但想象却比真实更为真实。我们同时也有了另一种疑问:中心人物(美人)为什么总是如此的高大、肥硕,双目炯炯而不知疲倦?
    这同样是生命中的一种神秘现象。
    一个在花园里忙着套种芍药的男人,一个身上挂满了香花野草的男人,终生离那个“美人”很远又很近。那个人才决定着这里的收成,这里的气息。
我们想象诗人会有细嫩的皮肤,姣好的面容;眼角微微吊起,眉毛不粗不细;他的微笑会是致命的,因为他是美目是致命的。
悲愤与狂喜—读《离骚》·张炜(二) - ljj_1951 - ljj_1951的博客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